法兰西阿海珐乐天获云南省台山核电左券,阿海

2019-12-22 01:10栏目:公司场景
TAG:

中国报告网提示:

【《财经网》专稿/记者 李其谚】因在核电招标中涉嫌泄密,中国技术进出口总公司原总裁蒋新生于2007年年底被中纪委“双规”。

在门外徘徊多年之后,全球最大的核电企业法国阿海珐集团终于敲开了中国核电市场大门,获得了中国的两个第三代核反应堆合同。 11月26日,阿海珐董事会主席兼CEO罗薇中与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广核)董事长钱志民签署了 《关于合作建设广东台山核电项目1、2号机组的总体协议》、《中广核集团公司和阿海珐关于铀矿的投资协议》等4份民用核能合作协议,该协议总价值80亿欧元,是目前全球涉及金额最大的民用核电合作协议。协议签署后,一脸兴奋的罗薇中献给见证这一历史时刻的法国总统萨科奇深深一吻。 对于“核能女王”罗薇中来说,此次中国之旅的更大收获还在于,虽然EPR技术落败于中国第三代核电技术招标,但阿海珐将通过与中广核合资组建的工程技术开发公司,EPR技术得以曲线进入中国市场,与美国西屋公司主导的AP1000技术共同争夺未来的中国核电市场。 80亿欧元大单 在谈到此次所签协议与中国4台第三代核电招标有何不同时,罗薇中称,此次双方签署的协议在价格上并没有变化,只是在规模上有所不同。当时拟签的仅是两个核反应堆,而此次签署的是一揽子协议。 阿海珐中国区总裁戴博仁接受本报专访时透露,这一揽子协议主要包括:提供两台装机容量为160万~170万千瓦的EPR反应堆核岛设备;提供这两台反应堆运行15年所需的原料和铀浓缩服务,一直持续到2026年;中广核购买阿海珐旗下UraMin铀矿石公司35%的产量 (从2010年到2022年)。 本报获悉,这两台EPR核反应堆将建在广东省台山市的腰古厂址,该厂址原计划兴建6台装机容量为100万千瓦的核电机组。当天,中广核还与法国电力公司签下了 《中广核集团公司和法国电力公司合资经营台山核电合营有限公司合同》,法国电力公司将持有台山核电站约1/3的股权。 “我们已与中广核组成一个联合体,共同把这两个反应堆做好。在此基础之上,今后双方还将组建一家合资的工程技术开发公司,联合体向其转让EPR技术,形成C-EPR反应堆,供应中国国内或出口到国外。”戴博仁告诉记者,合资公司将根据双方的投入来确定股权比例,阿海珐希望是50:50。 这也意味着阿海珐的EPR技术虽然失宠于中国第三代核电技术招标,却可以通过合资公司曲线进入中国市场。 2004年9月,筹建中的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启动了浙江三门和广东阳江4台第三代核反应堆核岛设备的国际招标,由于此次国际招标涉及到中国第三代核电技术的选择,因而中方慎之又慎。去年12月16日,国家核电技术招标机构最终选择了美国西屋公司和肖工程公司(ShawGroup)联合体作为优先中标方,中方决定引进西屋电气的AP1000技术,建设浙江三门和山东海阳的4台百万千瓦级的核电机组。 根据已出台的 《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十一五”期间,我国将通过浙江三门和山东海阳两个自主化依托工程的建设,在全面掌握AP1000技术的基础上,消化、吸收再创新,培育国产化能力,力争尽快形成较大规模、批量化建设中国自主品牌核电站的能力。 一位业内资深专家告诉本报,我国已确定AP1000技术作为中国第三代核电技术的蓝本。至于阿海珐的两台EPR反应堆订单,除了政治上的平衡考虑,更多的是企业行为。 技术路线之争 EPR技术和AP1000技术的安全性均没有被完全验证过,但国内多数专家更倾向于引进AP1000技术,主要是因为其设计简单,且采用非能动的保障系统,安全性更高一些。 “虽然政府部门希望举全国之力发展AP1000技术,以开发出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型先进压水堆核电品牌,但毕竟中广核是个企业,它有自己的考虑。”据上述业内专家转述,中广核一位高层曾表示,他们一直都是用的法国技术,员工也都是法方帮助培训的,如果突然转用AP1000技术,则存在一个较长的适应过程。由于双方之前在大亚湾和岭澳项目上合作顺利,也为中广核引进EPR技术埋下了伏笔。 然而,中广核旗下阳江核电站内部人士告诉本报,由于法方要价太高,阳江核电站在历经两年多时间招标仍然未果的情况下,最终舍弃EPR技术而选择了岭澳二期的CPR1000技术。 “就我看来,阿海珐考虑与中广核组建合资公司,应该是着眼于未来,看中了巨大的中国市场。”上述业内专家说。 根据 《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到2020年,我国核电运行装机容量争取达到4000万千瓦;核电年发电量达到2600-2800亿千瓦时。在目前在建和运行核电容量1696.8万千瓦的基础上,新投产核电装机容量约2300万千瓦,同时,考虑核电的后续发展,2020年末在建核电容量应保持1800万千瓦左右。也就是说,未来十几年,我国需要新建20多座核电站。 目前我国主要有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 的CNP1000技术、AP1000技术和EPR技术等3大技术路线。上述业内专家表示,既然国家已确定了AP1000技术作为中国核电自主创新的载体,那么就要形成统一的技术路线,如果企业再纠缠于各自的利益就不太合时宜。他建议,中广核应全盘引进EPR技术,不再进行消化、吸收和再创新。 当天,阿海珐集团还与中核集团签署协议,双方同意将对核电站乏燃料后处理及再循环设施的建设进行可行性研究,寻求在核燃料循环后端领域的合作;此外,双方还同意成立一家锆矿石合资公司。 “由于中国未来要兴建大批核电站,因而核燃料的后处理市场前景广阔。”知情人士透露,我国正准备兴建一个投资巨大的后处理项目,中核集团和中广核都表现出极大的兴趣,目前政府部门已决定由中核集团主导这一项目。

记者日前从业内人士处获悉,继俄罗斯获得江苏田湾核电站扩建项目后,法国阿海珐核电公司有望拿下广东省江门台山核电站建设的合同。2004年9月,中国政府决定为浙江三门、广东阳江共计四台机组进行第三代百万千瓦级核电招标。此后,西屋、Areva和ASE围绕这桩涉及上百亿美元的全球最大核电合同“暗战”了两年。在ASE中途出局之后,这场核电竞标演化成了“美法之争”。最终西屋以愿意全方位转让技术而胜出。第三代百万千瓦级核电招标失利后,阿海珐并未放弃努力。“中国考虑到平衡性,把其他核电项目给了阿海珐,就是台山项目。”业内人士透露。业内人士认为,广东台山核电项目有可能与田湾扩建项目一样,成为一个二代核电项目引进技术的特例,即阿海珐可能获得台山项目的合同。台山核电项目已列入国家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和广东省“十一五”能源规划,项目选址台山市腰古。据中国广东核电集团网站,中广核新建核电项目台山核电项目规划建设六台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首期将建设两台100万千瓦机组,计划2007年动工,2013年建成投产。

蒋新生是技术进出口领域的“老人”。他1979年参加工作,历任中技公司业务员、副处长,中技国贸公司总经理,中技公司副总裁、总裁等职务。

中国报告网提示:

2004年9月,中国政府决定为浙江三门、广东阳江共计四台机组进行第三代百万千瓦级核电招标。其中,最有实力的竞标者,是美国西屋公司(Westinghouse)与法国阿海珐集团。

为了更好地进行招标工作,2004年年底,中技公司牵头,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和中国广东核电集团公司共同成立了国家核电公司的筹备组。时任中技公司总裁的蒋新生担任筹备组的领导成员。

经过两年多的评标,2006年年底,中国国家核电技术招标机构选择了美国西屋公司和肖工程公司联合体作为优先中标方,引进AP1000技术。但第二年年中,阿海珐集团也获得了广东台山核电项目两台机组的订单。

在此之后,全程参与招标谈判工作的中技公司总裁蒋新生被中纪委“双规”。一位接近招标工作的专家对《财经》记者透露,在招标的过程中,蒋新生涉嫌向法方泄露了标底。

“熟识他的人都感到非常困惑、不解。”上述接近蒋的人士告诉记者,“蒋平素为人非常正直,也不缺钱。”

技术线路的选择一直是中国核电发展的难题。中国对第三代核电的技术选择,经历了漫长的招标过程。

2004年9月,中国政府决定为浙江三门、广东阳江的四台机组进行第三代百万千瓦级核电招标之后,中国的专家组在西屋公司(Westing house)的AP1000与法国阿海珐的EPR技术之间进行了反复比较与评估,耗时长达两年。

西屋公司的AP1000技术的优势在于在简单、易于掌握。一位当时参加过评估的中国专家告诉《财经》记者,AP1000 “非能动安全系统设计”被认为是较为先进的设计理念。

与AP1000相比,法玛通的EPR技术同样有其长项——更为稳健。其母公司阿海珐集团中国区总裁戴博仁告诉《财经》记者,EPR技术最大程度地减少了以前的薄弱环节,同时进行了技术创新。

不过,对这份数十亿美元的招标,除了技术,经济和政治也是考虑的重要因素。中国的核电产业中,各个公司拥有的技术都不尽相同。其中,中核集团所掌握的 CNP1000技术和阿海珐的EPR技术,都是在法玛通M310技术基础上改进而来的;中广核集团所拥有的大亚湾核电站和岭澳核电站的四个反应堆,也是由法玛通所提供。因此,第三代核电技术确定为AP1000后,给了一直梦想进军核电产业的电力集团一个极佳机会,而原来核电集团的技术优势就变得并不明显。

2007年阿海珐集团获得的广东台山核电项目两台机组的订单,这一项目是中广核集团所有。

2007年11月,蒋新生还代表中技公司与乌兹别克国家铁路公司主席拉马多夫签署了乌兹别克“Tukumachi-Angren”铁路电气化改造项目合同。有媒体报道称,该项目是中技公司在乌兹别克签署的第一个铁路工程项目,对于推动中亚乃至其他地区海外工程市场开发具有重要意义。此后不久,蒋就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而中技公司的总裁职务,由原副总裁王旭升接替。

据悉,蒋新生的“落马”所引发的震荡仍未停止。目前,中国核电系统已有多人被“双规”。

版权声明:本文由时时彩下载官方平台发布于公司场景,转载请注明出处:法兰西阿海珐乐天获云南省台山核电左券,阿海